认识幸福姐是在沙井的一个培训班


四十几岁,妆容很精致,身材极好,一袭长裙,穿得很时尚,但是眼角的鱼尾纹掩盖不住年龄。


皮肤不会说谎,女人不管保养得多好,年龄都会突显在皮肤上。看不到细纹就看鱼尾纹,看不到鱼尾纹就看脖子,脖子看不出来就看皮肤质地弹性,掩盖不住的。


上课的时候她分到和我一个小组。


做我旁边。


开课前有个互动环节,是相互介绍自己,幸福姐说自己是做高端女装的,大家一看她穿着打扮,觉得是这么一回事。


后来详细一聊才知道,她是做高仿A货的,专门仿高端女装。当然,她自己身上穿的是真货。因为所有卖A货的都很赚钱。


幸福姐的高端女装A货和大家想得不太一样,不是说假,确实是“真”货,因为很多高端女装的代加工服装厂都在国内,只要你在这个供应链混得久,拿到没有吊牌的“真货”还是有的。也就是版一样,用料一样,做工一样,唯一的区别是没吊牌,也没正式上架在门面售卖。


她在这一行做的久,能拿到限量的“真”货。


课堂间隙休息,她说要给我们测手机号的好坏,大概就是通过你手机号预测你的性格和命运,女性很热衷这一套,塔罗牌,算命,星座,运气,性格…


她看了下我的手机号,说我命中有大钱,但是会很辛苦。


我说,命中有大钱,暂时还没见到,但我确实挺辛苦的。我很多朋友不是开公司就是有工作室,过得是潇洒人生。到我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,什么事都亲力亲为。


我又问,这个东西,准吗?


她说,很准!


我说,那就好,最起码接下来的日子还有奔头。因为毕竟命中有大钱。这个可以信。哈哈。



中午吃饭,我们组十个人,吃的围桌。大家都有点饿了,准备动筷子,被幸福姐叫停了。


朋友圈先吃!


我说,你在朋友圈卖货?


她说,是。


果真!朋友圈卖货的人生活从不缺素材。


拍完照,大家准备动筷子,又被她叫停!


一问为啥?她说,大家一起来拍个抖音。然后一大桌男人就陪着她和几个小妹一起拍了个“学猫叫”


场面,真是有点感人。


我关注了幸福姐的抖音,居然有几千粉。不用说,男粉居多,都是过来看美色的。评论清一色的:姐姐哪里人?好好看。


这种赞美容易让人上瘾,哪怕不是真的,它会不断刺激一个人产生巴多胺,这也是抖音内容源源不断的其中一个原因。很多人在上面找到了生活中少有的存在感。


她的视频没啥特色,就是一段热门音乐,加上她自己的各个角度自拍,嘟嘴,扭动身体跳舞什么的。


我说,你应该做点衣服搭配类的视频,多吸引点女粉,这样你开直播还能给你带带货。


她说,有计划,只是太忙了,都没好好规划。


我说,得好好规划。这玩意能赚钱。



好不容易才吃上饭,大家饿坏了,幸福姐就简单吃了几口。大家问她为啥不吃?


这个太油,那个太腻。


不能长胖了。


最后上果盘的时候,她吃了不少。


水果没事,还养生。




那个课程是个前端课程,什么是前端课程?


也就是主办方低价的课程,放一些干货内容出来,吸引大家参加后端的高价课程,多高价?3万!可以带三个人一起参加,不然落不了地。


下午的课程进行到一半,我们组有两个商家报名了。我没报,一是因为我就是尝个鲜,没打算做,过去长个见识,二是因为3万?太贵。我夫人不会同意的。即使她同意我自己也不会同意,钱都是我熬夜辛苦赚回来的,花着肉痛。


幸福姐,按耐不住了。


老师讲得很好,她觉得她这种做高仿的很适合走这个路线。


课间老师还和她聊了一下,说晚上跟她车回广州。她很想报,但是拿不准注意。


问我,怎么样?


我说,你要做可以,得招两个小妹。你这样干不了。


她犹豫了,一开始以为只有学费,没想到还有人工成本。要好好斟酌。



我还是比较怕别人问我意见,因为讲真话不招待见,讲假话又不行。


有时候网友在微信里问我事情我也很谨慎,你不理人家,人家说你傲慢。你若搭理了,又很难给出中肯的意见,因为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。


比如,他们很喜欢问我,xxx的课程靠谱吗?


我若说,靠谱,他们学了不赚钱,会怪我。


我若说,不靠谱,人家开课的人会来找我麻烦。


我若说,不知道!不是很了解。他们又觉得是因为没给红包我,所以我不愿意说,他们又觉得我是个势利的人。


所以,其实做人很难。


偶尔碰上个别人,问一些课程,我如果自己网盘里有,我就很好心会发网盘链接给他们。


但是很尴尬的是,有些人连谢谢都不说一声,下次再找我一上来就是:xxxxxx你有吗?发给我。


这个时候我就觉得自己真贱,为啥要培养这样的朋友。


后来我改变了很多,这种人慢慢就少了。


很多时候,你的朋友,你是可以选择的,我们没必要选择和一直消耗自己的人做朋友。


何为良师益友,就是能相互帮助的,一起进步的,而不是一味索取的。



培训结束后,幸福姐加了我微信。


后来给了我几次电话,为什么?不死心,还是想做!因为老师在她车上讲了好几个例子,她很动心。但是她觉得需要有人合伙做。


我?


我说,我不行。


我事情太多,而且我这么多年都是独立盈利的。你要和我合作,很明显我是要出一半学费,学完我最后还要帮你干活。


而且供应链又不是我的,我根本没说话权。我若和她合伙,落个“打工”的下场而已。


不亏是在社会打混这么多年的,算盘打得太6了。



但是我也学聪明了,没有直接说,我说,因为流量都是从淘系来,要不你先把店开起来。你现在基础太弱,啥都没,先开店看看烧钱能把流量烧稳定不?稳定了,再干!


她说,好。



后来就没有后来了。


为什么?执行性的工作太多,幸福姐应酬这么多的人,弄不来的。



但是一点也不妨碍她赚钱。因为每个人来流量的方式不一样。她习惯从线下来流量。


人,往往只会干自己擅长的事。


后来,我夫人翻我朋友圈,看到幸福姐的卖货朋友圈,用我微信从她那买了一条秋天的裙子,真货,刚上新的,只是没吊牌和小票而已。


我说,便宜一点。


她说,好。


也不知道真便宜没有,反正是买了。这生意,真是无孔不入。




碎碎念的小故事,希望对大家有些启发和帮助。

另外,今天祖国70年庆,连同这篇文章一起发送的第二篇文章《看!这中华盛世,如你所愿!》大家如果有时间的话,也值得一看!我还是花了一点心思写的。

 


草根法则:贴近地面,低调生长

封神之路:敬天爱人,十年一剑


我是毛小白,多谢您的关注




毛小白读者福利资源中心!
【毛小白奋斗在深圳】 » 幸福姐的故事